《环球时报》专访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讨院院长克里·布

发布日期:2021-05-14 20:19   来源:未知   阅读:

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克里?布朗

【环球时报驻英国特约记者 孙微】“世界将不可避免地需要与中国打交道,而中国不会许可自己被西方压制在万里长城之内,被告知‘只能停留在附属的地位’。”作为西方有名的中国问题专家,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克里?布朗近来屡次提出,欧美应敞开心扉,不要总是教别人做事,实际上应向中国等国多学习。近日,布朗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来,中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国家实力和国际地位都与过去完整不同。谈到中国面对的未来挑战,他剖析说,中国对外主要是要找到合适的国际发展空间,对内则是继承保持改善人民大众物质生活水平的速度。

欧洲不应总是习惯当老师

环球时报:能讲讲您是如何研究中国问题的吗?您所在的中国研究院有多少研讨职员?

布朗:我第一次访问中国事在1991年,也就是30年前。1992年,我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开始学习汉语,而后攻读研究生学位。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院目前有6名全职研究人员。我们还有30个博士生,通常每年有40名左右的硕士生。目前,我正在精选和解读从马可?波罗时代至20世纪70年代期间,欧洲主要思维家有关中国的重要阐述。这些思惟家包含伏尔泰、孟德斯鸠、莱布尼茨、马克思、黑格尔、韦伯、罗素、克里斯蒂娃和巴特。我这本著述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出版。

环球时报:英国首相约翰逊日前曾表示,“英中配合有利于英国经济发展,那些请求与中国搞冷战的舆论十分过错”。约翰逊首相的父亲斯坦利?约翰逊也公然表现,英国脱欧后持续与中国亲密协作至关主要。他呐喊儿子“站出来”,抗衡守旧党内追求与中国“新暗斗”的鹰派,由于试图与中国反抗“毫无意思”。在你看来,在英国,反对或担忧英中陷入“新冷战”的人是否占到多数?

布朗:从历史上看,英国大众对于中国的舆论有些不温不火,没有特殊热闹,也不特别敌对。在新冠肺炎疫情大风行前,大多数英国人可能都没有太多斟酌过中国以及中国在他们生涯中可能表演的角色。疫情暴发以来,缭绕病毒传布、疫情管控等方面的争辩,让中国成为政治家、评论家跟不同人群的热议对象。对中国有更普遍的兴致是好事,但事实中往往是那些持极其见解、缺少实在教训却又爱好瞎嚷嚷的人充满着有关讨论中国的平台。我有时会悼念中国在英国不那么“热点”的时期。

环球时报:您最近表示,“美欧总是教中国做事,实际上美欧可以向中国学习的很多”。为什么会有这番感叹?

布朗:显然,中国在晋升国民生活品质、改善基本设施等方面取得很大造诣。中国可以,而且始终在向一些国祖传授这方面的经验。我的观点是,欧洲人总是习惯性地想成为“说明者”和老师(我否认我和其别人一样,也有类似的倾向)!但现在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候。是的,欧洲在很多领域例如知识出产方面仍然强盛,但在越来越多的领域,中国可以向欧洲传授一些货色——环境科学就是其中之一。我们需要敞开心扉,对此持开放态度。

环球时报:中国和英法德等欧洲国家都有过“黄金期”或“蜜月期”,但这些年在针对中国高科技企业或所谓“人权”问题时,英国等欧洲国家对中国的立场老是呈现重复?为什么西方国度很难做到当真“倾听中国”?

布朗:这就是为什么我决议收集和研究欧洲历史上那些重要思想家对中国持什么观点的起因,好比莱布尼茨和伏尔泰,比方黑格尔和马克思。从很多方面来看,通过他们的对华认知,我们今天仍能看出西方在对华态度上仍存在各种构造性问题。狭义来说,莱布尼茨学派在寻求一种“客观性”——试图抛开我们自己的信心和偏向,“迷信地”对待中国。而对于伏尔泰来说,他对中国的态度多少近于崇敬,而这一态度源于他对远方国家的一知半解和幻想主义,旁边掺杂更多的是对18世纪欧洲政治的破灭。而在孟德斯鸠看来,中国是消极的——独裁和落后。从很多方面来看,今天的欧洲在对华认知上,依然存在相似的各种不合。

“中国谜一样的突起给本身和世界都带来挑衅”

环球时报: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您怎么看过去100年中国的变化?

布朗:中国100年来的变化是伟大的。人们往往轻易忘却,无论从预期寿命、健康水平仍是公共生活程度来衡量,当下的中国与100年前的中国都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阅历了一段漫长的旅程。欧洲人很容易感到2021年世界仿佛变得更糟,但事实上,简直在每一个指标上,例如减少贫苦、疾病,增添福利等方面,世界都在获得提高,而这在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于中国的成绩,以及印度和全部非洲的发展。

环球时报:未来五年,也就是“十四五”期间,中国的国力还会产生哪些变更,同时又会见临哪些挑战?

布朗:中国面临的重要挑战将是如何找到适合的国际发展空间。中国对现行国际系统持有不同的价值观和态度,这和中国自身的历史、文明以及崛起的速度有关。中国谜一样的崛起给自身和外界都带来很多挑战:中国想要什么样的发展空间?世界想从中国取得什么?中国和世界如何才干尽可能好地创立一个既能应答各种压力、容纳不同处事方法,又能坚持均衡和可连续性的发展体制?

就海内发展而言,中国最主要的挑战是以可持续方式保持当前国民物资生活改善的速度。这种方式将持续满意人们的冀望,而且即便在涌现停顿或面临挑战的情形下也不会给人们带来挫败感和不满。中国需要处置大批的环境问题,而中国也正在与更广泛的世界一起尽力解决其中的一些问题,这是很好的事件。

环球时报:您去过中国绝对落后的地区吗?中国的减贫工作给您留下哪些印象?

布朗:在国外评论中国时,很多人往往会袭击说“这人只是偶然拜访中国,而且是访问中国发达地区,住有舒服空调的酒店”,因而评论也是空泛和臆想的。这样的攻打切实是浮浅。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我去过很多不同的地方。从1994年开端,我去过内蒙古许多乡村地域。1995年,我在新疆待了6个礼拜——确实,当时作为一名外交官,我也经常会去相称偏僻的处所。即使那时,中国农村欠发展、落伍的局势也有很大水平的改良。那些自称是农村的地方,看起来更像是小城镇或城市。上世纪90年代末期,我做过一个关于城市民主的名目,调研河北的一个村庄,那时这个北京邻近的村落也在显明转型。中国当初与从前已经无比不一样。

环球时报:中国人均GDP刚冲破1万美元大关未几,同时也在防止像一些国家那样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然而,国际上越来越多的媒体、智库和政要都在猜测中国什么时候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如果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在您看来,意味着什么?

布朗:有关中国超出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探讨,更多体现出人们的一种心理——这将象征着,在将来十年的某一天,咱们在美国经济总量位居首位的世界中沉睡,但第二天,当我们醒来时,这个世界变成中国在经济总量上代替美国。即便届时美国在其余良多范畴仍盘踞主导位置,但至少在这一权衡尺度上,中国将领有一席之地,而且存在宏大的象征意义。

“中国不会被西方压抑在万里长城之内”

环球时报:您怎么对照中国和欧美国家各自采取的防疫举动?

布朗:当然,中国采用防疫的措施是有效的。但欧洲各国政府官员评估以为,在欧洲实行这些办法的社会成本和政治本钱太高,这意味着他们必需应用不同的手腕,而成果却是凌乱得多。一些欧洲人对他们的政府应对疫情时占有的宏大权利觉得不满,并盼望在疫情消退后尽快肃清政府的这些权力。世界各地如何评估和应对疫情,以及各国公家容忍程度如何,我们都有所懂得。不外,想要得出论断并不容易。这真是一个令人肉痛的学习进程。此时此刻,我们所有人都要保持敬畏之心。

环球时报:在后疫情时代,您认为国际秩序会发生哪些变化?中国如何应对西方政客的新一波“中国要挟论”?

布朗:有些人念叨与中国“脱钩”,我不认为经济上或地缘政治上的“脱钩”会起作用。对新冠大流行后的国际秩序,世界须要更多有关如何应对公共卫生问题的常识共享,并在这方面进行更多投入。中国能够在这些方面施展作用。假如各方因政治动因此结束这种异常必要的合作,那将长短常惋惜的。

环球时报:您对中美两国关联未来发展是达观多一些还是更乐观一些?

布朗:我是个现实主义者。事实是,中国将在世界上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没有人会转变这一点。我晓得,这会带来很多挑战和问题。这兴许不是人们所等待的,即便是20年前人们也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我们必须接收和看待这一事实。世界将不可避免地需要与中国打交道。中国不会容许本人被西方压制在万里长城之内,被告诉“只能停留在从属的地位”。中国政府也不能告知(本国)人民这样做。我们(指西方国家)所能做的最蹩脚的事情就是将头埋在沙子里,伪装这所有都没有发生。       

(责编:燕勐、刘叶婷)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